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

全文免费阅读_方宁顾霆舟

作者:诶呦喂

书名: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

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30:24

来源:ygsc

完结版小说《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》是作者“诶呦喂”的一部燃情之作,讲述了主人公方宁顾霆舟之间的爱情故事,极致深情,全情呈现,主要情节梗概:直到郑娇娇借着表亲的名义住进来,却和乔枫一步步离间了她的父女关系。最终,将父亲气的病死在了医院中,她再也孤立无亲。如今,她终于避开了求婚这个节点,没有将父亲气的住院。她既是愧疚......
全文免费阅读_方宁顾霆舟

《傲娇大佬非要以身相许》全本免费阅读

第4章

方宁被孟鹤派人送回了方家,一进门,便看见父亲板着脸坐在沙发上,一旁还站着早就回来的郑娇娇,看样子没少说她的坏话。

方唐镜推了推脸上的眼镜,刚想发火痛斥女儿今晚太过肆意妄为,哪知下一刻,她便一下子飞扑进了他的怀中。

随即,哽咽着哭了起来。

方宁紧紧的抱着父亲。

母亲去世的早,她与父亲相依为命。

父亲最宠她,直到郑娇娇借着表亲的名义住进来,却和乔枫一步步离间了她的父女关系。最终,将父亲气的病死在了医院中,她再也孤立无亲。

如今,她终于避开了求婚这个节点,没有将父亲气的住院。

她既是愧疚又心疼,数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,牢牢的抱住这世上真正对自己好的人。

“对不起爸爸,是我的错,都是我不好,我鬼迷心窍,害了方家,我再也不会轻信旁人,一定会将方氏发扬光大的。”方宁越说,哭得越厉害,一个劲检讨自己的过错,小小的肩膀在父亲怀里抖个不停。

方唐镜惊得呆坐在沙发上。

这几年,他这个女儿愈发叛逆。

他说一句,这丫头恨不得顶撞十句,别说是认错,就是叫声爸爸都很少。

今日这是怎么了?她只不过偷偷去了宴会而已,也不是什么大错,怎么哭的这么委屈,还扯到将方氏发扬光大上面了?

他这个做父亲的,光是听到这等哭声就心软了,哪里还能责怪她,赶忙手忙脚乱的哄着:“好了好了,都是大姑娘了,不是什么大事,爸爸也没有说怪你,不哭了昂。”

郑娇娇也呆了,她一回来,就添油加醋的说拦不住表姐去宴会,还说表姐被孟叔叔留下,肯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挨训,将方唐镜气得连吃了两颗降压药。

还以为会爆发什么激烈的争执,结果这方宁今天是吓傻了吗!竟然主动认错了!

“爸爸,我以后听话,不任性,不出去乱花钱,明天我就准时去公司上班,”方宁哭的稀里哗啦,抱着父亲的胳膊不撒手,“再也不让您生气了。”

方唐镜觉得女儿真是一夜之间长大了,拍着她的后背,给她顺顺气:“爸爸现在还身强体壮,你想玩就多出去玩,不要紧,喜欢什么就买。我姑娘高兴最重要了,好孩子,不哭了。”

方宁哽咽着抬起头,一眼正对上郑娇娇,瞬间眉头就蹙起来,似乎不满她没有眼力劲:他们父女两个说话,她杵在这里做什么?

“姐姐,你别哭了,叔叔已经原谅你了,”郑娇娇讪讪的笑着,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盒,“这是枫哥哥走的着急,让我将这个转交给你的,说是刚刚没来得及给你。”

一听到乔枫两个字,方唐镜的脸色瞬间又沉下来。

自己的女儿,总和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混在一起,他怎么能放心!

“给我的?”方宁心知肚明里面是个钻戒,却还是伸手接过来,一打开,看到里面的东西后,不由佯装诧异。

“爸爸你看,乔枫这个人多大方!我们不过是普通朋友,他还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,这钻石真大啊~”

“这么小的东西他也拿得出手?真不知老孟一个月给他几百万,他都花在哪里了,”方唐镜很满意女儿那句普通朋友,一把将盒子夺过来,仍还给郑娇娇,“去去去,还给他,这么小的东西,戴着我都怕扎了宁宁的手。”

郑娇娇碰了一鼻子灰,当下连假笑都装不下去,尴尬的拿着钻戒盒回了房间。

方宁和父亲又说了好一阵知心话,直到深夜,才回了房。

方唐镜去到书房,拿起今日医生开的病例,上面赫然写的是心衰。

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这件事,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,只是将病例锁了起来,暂时先瞒着,能瞒多久算多久......

他给孟鹤打去了电话,详细询问了今晚发生的事。

“这么说,娇娇说的也不属实,”方唐镜稍作沉思,“宁宁给出的这个办法,倒是有几分可行。”

“你啊,”电话那边传来孟鹤的叹气声,想起方宁那冰冷的目光,不由打了个冷颤,“终究是不了解这个孩子。”

刚刚,他已经按照方家丫头的说法放了火,如今家中一片狼藉,虽然扑灭了,却狼狈不堪自顾不暇,但不得不承认,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。

“我自己的女儿,我不了解,难道你了解吗!”方唐镜冷哼一声,挂掉电话,目光扫过门缝,寒声呵道,“谁在门口?”

“叔叔,我给您熬了点宁神的汤。”郑娇娇端着汤碗走进来,面上是乖巧温柔。

“娇娇有心了,”方唐镜接过,却没喝,而是放到了桌上,“我刚刚给老孟打了电话,他和你说的有些出入......”

他话还没说完,郑娇娇便直勾勾的跪在了面前,梨花带雨的泪水瞬间落下。

若是往常,方唐镜早就慌了神,不忍心责怪。

但今晚,他被女儿哭了大半个晚上,心都哭麻了,再看到郑娇娇哭着跪下来,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

“叔叔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怕姐姐那么优秀,您会越来越不喜欢我。我从小就在县城里长大,受尽冷眼,努力好好学习才来到您身边,姐姐还说要赶我走。”

她哭的肝肠寸断,可怜的样子活像个小白兔,“叔叔,娇娇只想留在您身边照顾您,不然实在放心不下,哪怕是伺候着您养好身子再赶我走,我也无怨无悔。”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方唐镜也不好斥责她的一片孝心,叹了口气,上前将其扶起来,“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,宁宁最近成长不少,你懂事听话,更要在一旁帮助她,等我将公司安排好,会给你找个合适的职务。”

郑娇娇乖巧的点点头,心中的小算盘却打的啪啪作响。

方氏秘书长的职位可一直空缺,那个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她可是瞅准很久了,谁也别想抢走!

这边看着方唐镜将宁神汤喝下去,她才退出来,刚回到卧室门前,却发现方宁的卧室开着门,电脑还在亮着,屋内却没有人。

她小声的叫了两句姐姐,见没人回答,便大着胆子进了卧室。

哪知手刚放在鼠标上滑动了两下,身后便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。

“郑娇娇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方宁手中端着杯子,冷眼落在她的身上。

没开灯的屋内加上寂静的夜晚,瞬时让郑娇娇遍体生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