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隐秘疑案

隐秘疑案赵宝郑铁军整本免费阅读

作者:水果糖

书名:隐秘疑案

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30:44

来源:zzy

火爆悬疑灵异小说《隐秘疑案》,围绕着主人公赵宝郑铁军、赵宝郑铁军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展开,是王牌作者“水果糖”的经典作品之一,小说具体内容如下:,把那具尸骨制作成为木偶,一直存放在自己的家中。要是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进行推断的话,那对孙友明,郝强和吕红他们存在恨意的人,确实还有一个明面上的人。张红梅的老公。孩子不是孙友明的......
隐秘疑案赵宝郑铁军整本免费阅读

《隐秘疑案》全本免费阅读

结果出来,孩子是张红梅的。

我们先前得到的消息是张红梅老公带着孩子,离开了这座城市,现在看来并非如此。

张红梅可能不是被打才疯了,可能就是因为孩子的死,才会出现了精神问题。

我触**着,鉴定书上面被撕掉的人名,此时想来就是张红梅的儿子,而孙友明之所以得到了三十万的赔偿,肯定也是因为和她儿子有关系。

否则孙友明是没有必要,把那具尸骨制作成为木偶,一直存放在自己的家中。

要是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进行推断的话,那对孙友明,郝强和吕红他们存在恨意的人,确实还有一个明面上的人。

张红梅的老公。

孩子不是孙友明的,孩子死了,那孩子的亲身父亲绝对是心中有恨的。

一切都有了条理起来,我立刻告诉老钱,让他去调查张红梅老公。

我又和郑队商量了一下,让其他人也尽快整理张红梅老公的资料。

很快,这个一直被我们忽略许久的男人的资料,就全都摆在了我们的面前。

张红梅的老公名叫吴宁,是张红梅邻村的,此人以前是个杀猪的,后来来到城里改成了卖肉为生。

杀猪的,在古代就叫屠夫。

我眼前一亮,之前我们一直觉得只有专业医学知识的人,才是怀疑对象,但却忘记了网这些方面思考。

杀猪的人看似粗鲁,但对于猪身上的骨头和肉,都有着极为精确的掌握,这样的人一旦把自己的功夫用在人的身上,也是能够快速掌握技巧的。

很快老钱就查到了吴宁的具体住址,吴宁现在就在郊区的一个市场上做猪肉售卖的生意。

“我还查过他的通话记录,跟我们的案件还真有一些联系,他曾经和张红梅消失的饭馆,有生意上的往来,刚才我和饭馆打过电话,老板说他们都找吴宁拿肉。”

老钱这人就是靠谱,他的这些话让我感到,案子的真相就要揭开了。

郑队长和我立刻带着人去找吴宁,警笛声响起,我们到了市场上的时候,旁边的摊位说吴宁已经好久不来出摊了。

我们只好找到了那个餐馆,把我们的来意和老板说明之后,他说到:“我们只是找他拿肉,他又不在我们餐馆上班,你们总是来找我们这里干嘛,你们去市场上找他问不得了。”

因为拉着警笛,老板大概觉得我们会影响他的生意,态度很不好。

“周老板,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,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麻烦,否则我们多来几次,你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们要问什么,就赶紧问好吧,警笛能不能关了,我们这里又没人犯罪。”

他大声喊道,故意的让周围人都听到,把警笛关了之后,我们问了他吴宁的家庭住址。

他告诉我们之后,我们还是进去检查了一圈,这次排查的很仔细,只是依旧没有发现能够让人不翼而飞的途径。

老板被我们搞的满脸黑气,我们走的时候,他像是送瘟神似的。

餐馆没有找到线索,我们的下一目标自然是吴宁的家里,他家住的是城中村,周围环境比较复杂。

周围有很多加盖的房屋,违章建筑让街道显得很是杂乱不堪。

吴宁这人应该有点钱,他没有租住那种小破房,所居住的房间是一个平房,独门独户。

我上前敲门,郑队长和其他人在我的身后,都做出了戒备的样子。

只是敲了半天也没人回应,我想要试试门上锁没有,就推了一把,那门自己打开了。

我们立刻进去,这院子不大,紧走几步我们就到了正房里面,房间有很浓重的腥臭味,还有猪油的味道。

客厅不大,两边一间卧室,一间杂物间。

卧室里面是一个单人床,上面一床散乱的被子。

“这腥臭味不是猪肉该有的味道。”老钱说道。

“是啊,杂物间里面摆放猪肉的案子上面是空的,没有猪肉怎么还这么大的味道。”我说。

我们开始进行检测,本以为可以在房间里面发现血迹,虽然吴宁是屠夫我们不抱希望,但真的就没有给我们出现希望,地面上没有丝毫的鲜血痕迹出现。

竟然检测不到。

一个杀猪的家里检测不到血液反应,还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道,这太不正常了。

“绝对不可能这样的。”我说道。

我在三间屋子里面,到处的扫描起来,各个犄角旮旯都扫描了,最后就算是停放猪肉的案板我也扫描了。

可除了放猪肉的案板有血液反应,其他的地方都没有。

“都扫描了,还是没有发现。”我有些失落的说道。

老钱和郑队以及其他同事,都在寻找吴宁家里哪还没有搜查,老钱忽然拍了一下案板,然后用力的掀开案板:“这下面还没扫描呢。”

当案板掀开的时候,根本不用扫描,就发现这里不对劲。

因为这是老房子所以整个地面都土质的,这里的土一看就和周围不同,是新铺在上面的。

用工具把那些土清理掉之后,一个老式水缸用的木盖子就露出来了。

“吴宁这小子,果然有问题。”

郑队长说着一把将木盖子拽了起来,当木盖子掀开的时候,一股浓郁的腥臭味,喷涌上来,是尸臭的味道。

如此浓郁的尸臭味,措不及防的就传入了我们的鼻子里面,除了老钱在场人的都恶心了起来,好在我们都有专业素养,极力的压制住了自己想要呕吐的想法。

但味道太恐怖了,根本压制不住了。

有几个人冲了出去,我好悬也吐了出来,最后艰难的压制住了冲动,也已经是满脸的泪花。

就算是郑队,也是眼眶湿润。

“小孙,别看你是新人,咱们队里还就你这个新人抗住了。”

确实,其他几个资格老的,此时在外面吐得一塌糊涂。

“怎么样,跟我们下去看看?”

老钱和郑队看着我,我立刻说道:“别小看人,新人怎么了,我打头阵让你们见识见识新人的气魄。”

“算了,还是我们两个老家伙先先去吧。”

说着我就跟在老钱和郑队的后面,往下走去。